灵药保护令,前法官对青年律师的几点建议

宜修

在法庭上讲话尽量放慢语速,书记员不是录音机,如果你说的太快,并不是所有的书记员都能记录下来你说的话;

“看来你需要找专业律师咨询。要不,今天先休庭,待你聘好了律师再出庭?请不起律师,法庭可以为你安排律师,今后由律师代表你。”

4.不要因为非原则问题与法官争论,不要诋毁对方代理人

图片 1

7.请准备好再出庭

“这位是方律师。今后你的案子将由他代理。你们先见个面,交换下信息。我一会儿再传你们。告诉我‘续’、还是‘不续’。”女法官的语气依然十分和善。

在庭后核对笔录签字时,请认真查看你说的话是否被如实记录,不看而签字的后果自负。

“我请不起律师。请法庭帮我指派。”

如果你还没有做好出庭的准备,那就不要出庭了;法庭如战场,你作为代理人,让法官着急没你什么好处;你可以考虑打乱对方的思维分析,也可以考虑向对方发问,但小心了,如果连自己都没有考虑清楚,还是不问的好!

说到是否应该继续使保护令生效,鞠琪依然心乱如麻、举棋不定:继续吧,夫妻间连个道歉、过话的机会都没有。久而久之,这个家就是一个“散”字。可不续吧,天知道侯辉发起脾气来,会不会又动手……人都说,这男人一旦破了动手的先例,这往后,就保不准成家常便饭了……

因此,认真对待每一份提交给法院的资料,把它作为你准备拿去评奖的作品提交,你可能就会赢得法官的好感,虽然好感并不能决定案件的胜负。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

5.不要做似是而非的陈述和没有根据的发言

鞠琪低头不语,内心却在打架……直听到法官第三遍问她,才犹疑地抬起头来,美丽的丹凤眼中,眼神空洞犹疑,口中依然没有答案。

有些律师在庭审中情绪激动,不仅自己拍桌子横竖指责一审的不是,更有与对方当事人或律师争吵起来而横眉冷对的。

步出法院时,鞠琪手里多了张又续了两个月的保护令,可她的心,却仿佛在荒漠中流放,全无受到保护的安全感。她知道:不消几日,侯辉便会收到警察送去的第二份保护令。那时,丈夫一定会埋怨自己恩断情绝,全不念几年的夫妻恩爱。可他,又焉知自己的踌躇之苦、决断之难?!侯辉啊,侯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的手举起来的那一刻,又可否念过你我曾经的夫妻之情呢?天哪天,倘你有眼,请你看清:当知今天这份保护令,绝非我鞠琪义无反顾、心甘之情愿哪!

相反,有些律师提交的文件却让人很反感,字体过小、左边没有预留装订线、没有页码、内容重复、大白话、没有逻辑,甚至还有对一审法官的诽谤之词。

鞠琪为难着、踌躇着、斗争着,她唯一的期盼是法官、律师能给她指出除“是”、“否”之外的第三条路……好一份保护令,你保障了我免受家庭暴力的同时,却剥夺了我向他哭诉、抱怨的话语权!

3.律师需要说服的是法官,不是对方当事人或对方律师

“我知道你犹豫不定。但我不能告诉你该怎么办,主意得你自己拿。你的临时保护令只在你的两次出庭日期之间有效。上次出庭时发给你的保护令今天过期了。请你告诉我,是否依然希望继续让保护令有效。”女法官温和地对鞠琪说。

另外,你可以不认可对方代理人的观点,但不要诋毁对方代理人,都是同行,请嘴下留德。记住,你仅是代理人而已,只要从法律上最大限度维护你当事人的利益,你就成功了。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夜草

作为法官,为了查清案件事实,确实应该仔细查阅当事人提交的各种资料,但如果该资料没有可读性、让人第一眼就不喜欢,试想,这样的材料能给法官带来好的感受吗?法官能相信你这份材料是了解案件事实必可不少的材料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