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不说实话,性爱中有多大的艾滋病风险

人应该自信,但是自信得有个度,过了反而适得其反。

男人接受性服务的情况

假设这修正后的观点能够适合女性,从女同胞的角度来看,同样适合男性吗?

第一,美国1992年进行的全国成年人总人口随机抽样发现:从18岁开始,一生中曾经有过一个以上性伴侣的人,高达71%之多;而且有过5个以上性伴侣的人高达41.5%。仅仅在该调查开始之前的5年里,就有38.7%的人有过一个以上性伴侣。即使在此前的12个月里,也有16.9%的人发生过多伴侣性交。也就是说,美国人的一年的性伴侣数就超过了中国人的一生。尽管如此,组织这次调查的研究人员们(以著名的劳曼教授为首的课题组)仍然认为:由于性传播必须通过每个人的“性的社会网络”,而这些网络却是散在的,各个社会成员之间并没有普遍的“连线”,而且“桥梁人群”如卖淫者之类也不够多;美国近几年艾滋病的发病率持续在低水平,并没有像以前人们估计的那么高,佐证了研究人员的看法。

反之亦然。

第三,嫖客里谁更加危险?是那些“大款”。

不信?有这么一个女性,事业很成功,有三个可爱的女儿,但是分属两个男人,可是她居然说从来没有恋爱过;相信她还是不相信她?

也就是说,在1998年8月至2000年8月之内,中国性产业曾经出现了急剧的增长,比此前5年之内的规模扩大了4倍还多,比自从性产业重现以来的规模也扩大了2.5倍。可是,2000年的性病报告率反而下降了。除了数据不完全的因素以外,这是不是也在提醒我们:艾滋病毒性传播的可能性已经被过度夸大了?

有道是:成熟的人不问过去;聪明的人不问现在;豁达的人不问未来。

在各种多伴侣性交中,商业化的性交易一直被认为是最容易传播艾滋病的。那么,社会实况究竟如何呢?

另外一个女性,离婚多年,居然说自从离婚后没有过任何性伴侣,而同时不断炫耀自己,有多少出色的男人同时在追求她!与多个男性保持交往,甚至打情骂俏,还将男性单独带往家中过夜,40岁上下,单身一人。能否相信她离婚多年没有一个性伴侣?

在20~64岁的男性总人口中,承认自己在一生中曾经与卖身女性发生过性交合的人占6.4%。按照年龄组来看,35岁以上的男人中,只有3.6%的人这样做过;而35岁以下的男人中却达到11.9%。其中最高的是25~29岁的人,高达12.7%之多。

给彼此一段时间,给彼此一点空间,让彼此有一些尝试,最终如果双方都决定在一起,那才会永久。强扭的瓜不甜,道理人人都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电影对芸芸众生来说,记忆深刻的大概是男主角与女主角站立在船头的那个画面;可是对有生活阅历的人说来,可能是另外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画面:当老态龙钟的老奶奶被问及“Did
you do
it?”的时候,她脸上绽放出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那瞬间,那种对美好往事的追忆,是那般的刻骨铭心,是那样的动人心魄,是何等的回肠荡气!那是对“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最权威诠释,堪称经典。试图束缚对方的努力是不明智的。有压力就一定会有反弹,压力越大,反弹也越大。牢牢的束缚只会让你的爱人感到窒息,产生退意。天长地久的爱情需要激情和美满的性爱,但是更需要充满耐心的经营和睿智的维护。网上曾经读到过这么一句话:“女人可以接受有故事的男人,男人一般不会接受有故事的女人”。后半句可能不准确。依本人的观点,男人一般不会接受有许多故事的女人,但是也不会接受一点故事都没有的女人。

人们在艾滋病风险越大的性交中,就越多地使用安全套。

当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尽管发生了性关系,但是还没有上升到爱的程度,女人如果太pushy,
反而会得到适得其反的结果。双方应该做的是加深了解。

在我们的调查表中,对于安全套的使用排列了4种情况:1、从未使用;2、较少使用;3、经常使用;4、每次都用。总的来看,安全套的使用率在中国人里仍然非常低。但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如下这样一种排列顺序:

说实话,女人一旦很pushy,男人一定会感到不舒服。许多事是欲速则不达的。反过来,男人如果对自己钟情的女人死缠烂打,似乎能够被社会接受和承认。

在上面这个表格里,人们用自己的实践表明了他们对于艾滋病风险的认识:与配偶或者长期同居的人过性生活是最安全的,与长期的其他性伴侣则不安全一些,与短期的其他性伴侣会更不安全,而与性服务小姐的临时性交则是最不安全的。

说实话?还是不说实话?这的确是个问题。

双方都是单一伴侣的人之间 14.0%

还有一位女性朋友,自己坦陈先后有过9个性伴侣,同她交往的男性朋友顿时望而却步,不敢、也不愿意再继续交往。男人的想法可能是,你说曾经有过9个,事实上没准有过19个呢,那不成了公共汽车啦?女人太直爽,似乎也不是很可取。

3、与短期的其他性伴侣的性交中 30.7%

说实话,男人不希望是真的;不说实话,男人一定不会相信。

也就是说,人们在艾滋病风险越大的性交中,就越多地使用安全套。

女人太掩饰,总让人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那么,中国当前的“多伴侣性交”的实况究竟如何?

其实不然。

与短期交往的性服务小姐 41.1%

接受过性服务的男人与配偶 23.7%

第二,对于中国女性来说,除了再婚以外,可能不可能发生多伴侣行为,是她的一种根本价值观——稳固的性观念——在起作用,其作用强度大于她所在社区的性文化的潜移默化。男性却相反。他所在的社区具有什么样的性文化,对他的作用强度远远超过了自我性观念的作用。

2、按照严标准来统计,在有过多伴侣性交的人里,有74%的人仅仅有过不超过3个其他性伴侣。不超过5个其他性伴侣的人则达到85.9%。因此,这些人平均起来,只有过3.49个其他性伴侣,中位数则仅为2个其他性伴侣。

有多伴侣者与配偶 18.8%

可是,首先,作为一般女性,嫖客的妻子或者女同居者,再次传播给其他男人的可能性只有5.5%。

也就是说,在中国目前的“性的社会网络”里,女性不仅在生物学意义上是艾滋病毒性传播的最主要受害者,而且客观上又牺牲了自己平等的选择权,为整个社会换来了目前极低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倘若中国女性中有过多伴侣性交的比例也达到总人口的平均数,那么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就会是现在的2.4倍;如果“男女都一样”(即女性达到男性多伴侣性交的比例),那么就会是3.8倍。

安全套的使用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