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周泰也爱逛妓院,中年人话题慎入

前几天发表了我的第一篇两性话题的博文“国人很雄,是否与宾馆有关?”,再也没想到,这样的博文三天内竟有近27000次的访问次数,我傻了?这种点击量好像在我的印象中只有象六三,解滨,Roaming,
龙老师,平凡往事,YZFOTO等村中的几大金刚才会有的哟,我老地雷居然也有一篇博文达到27000次的访问量,我中彩了!!
哈哈。这篇博文除了编辑帮忙整容弄点性感的标题外,可能这种话题确实也能引起读者的兴趣,不然怎么这多人会点击呢?事实胜于雄辩,数字说明问题。有的网友说,这就是俗文化的魅力。好友娃娃居然在看了这篇博文以后说我是写俗高手要我以后多写写这样的话题,好嘞,咱就听娃娃的,乘风破浪,勇猛往前。从今日起,咱就给自己定个位,将俗文化进行到底,怎么个进行法?就是将雅的东西写俗,将俗的东西写得更俗!接受不了俗的,离我远点啊,免得脏了你们啊,哈哈!

图片 1民国妓院
在中国古代史上,许多名人与妓女大都有一些风流逸事,但名妓往往并非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妓女。那些大牌名妓风光气度更是不同,歌舞弹唱无不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都了然於胸。
辛亥革命成功后,有人认为国家理应面貌一新,应予废娼,却不成功,娼业反而更盛。袁世凯就任大总统后,沿用清代的公娼制,妓院可领营业执照,定期纳税。
从某种程度上说,娼妓的合法化是民国名人热衷此道的现实基础,在合法的外衣下,与妓女风流纯属私德,与律法无关。但是,不要以为妓院只关风月,据说,当时还对辛亥革命有过积极作用,曾有不少革命活动是以妓院为掩护进行的。
早在清末,曾称作近代民主革命志士的陈其美便已是窑子里的常客。这位青帮大佬在加入同盟会后,将秘密机关设于妓院。后来有记者采访陈其美,在报道中写道:“英公主持江浙两省革命运动,设总机关马霍路德福里。此外,则清和坊琴楼别墅,及粤华楼十七号,为附属机关。表面则酣歌狂饮,花天酒地,以避满清之耳目。不知者以为醉生梦死之流耳。又孰知革命大事酝酿于此中哉!”
据有关史料记载,革命党人邓荫南运筹革命活动时,是在沙田附近的紫洞艇上,以招妓来掩护“革命党的临时聚会”,据说“收效甚大”。而在人们耳熟能详的蔡锷与小凤仙的故事中,作为青楼名妓的小凤仙也曾为了蔡锷将军南下的护国运动作出过力所能及的贡献。
辛亥革命成功后,陈其美就任沪军都督,也有人专门致信给他,劝他不要狎妓,别做“杨梅都督”。他则在报纸上回公开信,表示虽然过去偶有前科,但革命成功后,公务繁忙,“风月情怀,消磨殆尽”,绝对没有出去鬼混。但实际上武昌起义后,陈其美常常出入上海五马路的玉芳妓院,时人称他“日走妓馆,恣情滥狎”,这才招来了群众来信的举报。那时他身边还跟着一位小兄弟,名叫蒋介石。
陈其美还曾向清末革命团体光复会的创始人、领导人之一的陶成章讨要南洋华侨捐款充当公款,陶成章拒绝,表示这钱得用在革命工作上,不能嫖妓。据说,二人反目便是因为此事,后来,陈其美指使蒋介石和王竹卿暗杀了陶成章。随后,蒋介石一度躲在玉芳妓院里,后来还纳姚冶诚为妾,这位姚姑娘就是玉芳妓院里的娘姨,专门伺候高级妓女。
年轻的蒋介石在大上海耳濡目染,也有不少狎妓的劣迹。据说他还曾和王陵基争风。这位王将军曾留学日本,生性风流,酷爱嫖妓,二人在妓院里为争一个美貌有才的“女校书”而大打出手。当时蒋介石正值落魄,王将军正逢得志,事后还到处吹牛,说自己那时比老蒋有钱也比他有权,嫖的女人都比他的漂亮,“他想跟我争,我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对于这些人的不端的狎妓行为,连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也备感痛心,认为这是极其深刻的教训。
民国时期,北京流传的一个说法:最喜欢逛八大胡同的是“两院一堂”。蔡元培就曾写道:“两院一堂、探艳团、某某公寓之赌窟、捧坤角、浮艳剧评花丛趣事策源地。”所谓“两院”,就是国会的众议院和参议院,“一堂”是京师大学堂,即今北京大学的前身。据说,当时京师大学堂狎妓之风极盛,每日晚饭后,老师带头,率领学生乘坐洋车,浩浩荡荡直奔八大胡同,师生同乐。
后来,有一位著名的教育家赴北大任校长,立志改变此风气,结果引发一场风波。他是蔡元培,另一位当事人名叫陈独秀。
1917年,蔡元培回国,出任北大校长。蔡元培以兼容并包的姿态,延揽大量不同政治立场的人才,其中包括胡适、陈独秀、钱玄同与辜鸿铭等。1918年1月19日,他还发起成立“进德会”,入会标准是“不嫖不赌不纳妾”,大批师生加入,其中包括了陈独秀、李大钊、胡适、刘半农等教员,以及傅斯年、罗家伦等学生。
可带头犯戒的,恰恰是进德会成立时高票当选评议员的陈独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早在1903年,陈独秀筹备安徽爱国会。在草拟的该会章程中就有“戒洋烟、嫖、赌一切嗜好”一条。1919年初,陈独秀的生活作风问题成了北京城中最热的话题,各种报纸纷纷报道,周作人就曾在《知堂回想录》中写道:“北京御用报纸经常攻击仲甫,以彼不谨细行,常作狭斜之游,故报上记载时加渲染,说某日因争风抓伤某妓下部,欲以激起舆论,因北大那时有进德会不嫖不赌不娶妾之禁约也。”
1919年3月26日晚,蔡元培与北大教员马叙伦、沈尹默齐聚汤尔和家中,一起讨论陈独秀之事。汤尔和,原本是陈独秀得以进入北大的举荐人,如今却摇身一变,认为不可对陈独秀姑息。陈独秀由此被变相解雇。也是那一年,五四运动爆发,陈独秀参与其中,最终被捕,出狱后南下上海,做了另一番大事业。
在民国时期庞大的热衷于嫖娼的队伍中,胡适也是当仁不让的积极分子。当时的胡适,以“中国青年的思想导师”自居,但是狎妓之举依然是的特别嗜好。即便是当了北大教授。胡适仍未完全脱离风月欢场。有一次,他在上海喝花酒,又被人看到,还被包天笑撰文刊登于《晶报》,气得他亲赴报馆,要找包天笑算账。老包见势不妙,立刻从后门逃跑,还在当晚日记里写下“胡适之自注销《晶报》一篇文后,大窘,昨亲至晶报馆,余急避之”这样的话语。
1925年,胡适应武昌大学和武昌商科大学的邀请,去武汉讲演了五次。在武汉,他见到不少新知旧友,非常高兴。一天晚上,他和郁达夫、杨金甫等友人看汉口的窑子生活:到了一家,只见东墙下靠着一把大鸡毛帚。西墙下倒立着一把扫帚,房中间是一张床,两个小女孩在上面熟睡。又一晚,友人李孤帆再次遨胡适等人逛窑子。
当时在酒席上,有人给杨金甫推荐了一个妓女,席散后,杨金甫去了妓女的房间,妓女就对杨金甫哭诉自己的遭遇,说她过的不是人的生活,要杨金甫救她出苦海。胡适颇赏识这个妓女,说:“此女能于顷刻之间认识金甫不是平常逛窑子的人,总算是有眼力的。”当天晚上,回寓所后,胡适还和郁达夫等人谈到自己的一点观后感:“娼妓中人阅历较深刻,从痛苦忧患中出来,往往善于谈情说爱,过于那些生长于安乐之中的女子。”
1926年2月初,胡适与外国友人加纳特在上海巧遇。有朋自外国来,胡适自然是不亦乐乎,一天晚上,竟带这位外国友人去了杨兰春、桂姐两家妓院,想让好友开开眼界。没想到,他此举令好友深为担忧。加纳特回国后,立即给胡适写了封信,深情地劝胡适,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无用的嬉戏里。
在胡适的影响下,徐志摩也像他的高中同学郁达夫一样去嫖过娼。而在嫖娼之后,他竟然亲笔写信给夫人陆小曼,向他汇报嫖娼的情况。那是1931年6月25日徐志摩在写给结婚不到五年的老婆的信中讲:“说起我此来,舞不曾跳,窑子倒是去过一次,是老邓硬拉去的。再不去了,你放心。”
几个月之后,也就是当年10月1日,他又在给夫人陆小曼的信中主动坦白再次嫖妓之事:“晚上,某某等在春华楼为胡适之饯行。请了三四个姑娘来,饭后被拉到胡同。对不住,好太太!我本想不去,但某某说有他不妨事。某某病后性欲大强,他在老相好鹣鹣处又和一个红弟老七发生了关系。昨晚见了,肉感颇富。她和老三是一个班子,两雌争某某,醋气勃勃,甚为好看。”这一次,徐志摩不仅向夫人汇报自己嫖娼的劣迹,还顺便把好朋友胡适的劣迹给捅了出来。

十多年前,我和老公从祖国的大都市来到这个“鬼不生蛋”的山区,别的没什么吸引的,但吃喝嫖赌一条龙啊,这是多大的诱惑啊。嫖,天生好像就是男生的事情了。你说国内随便什么大小芝麻官来到这里游玩,就好个这口,逛个妓院,看个脱衣舞,这种需求很正常。内华达一家世界著名的妓院就坐落在里雷诺不远的地方,车程15分钟就够了,很多外地的游客就奔着这个妓院来的,这么一个世界著名的地方,当然老公也很想去体会体会呀。知夫莫如妻也!他肚子里的那点鬼把戏早就被我看透了。有一次,在我的再三鼓动下,终于鼓起勇气和另一个好友结伴前往,临走前我给他的嘱咐是:1)一定要找漂亮的,别舍不得花钱;2)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别把病带回来。这么好的老婆到哪找啊,俺就差给他炖人参鸡汤啦。老公那兴奋的神情溢于言表,浑身上下已经开始不自在了,哈哈。那天老公和朋友走了,我想这下好了,鸽子放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回来呢?这不,他们去散心,我也要去享受了。于是自己一个人出去兜兜风,血拼,整个发型……过了好半天等我回到家,出乎意料的事,这二人已经回来了。我傻眼了?怎么你们办事这么快?那些人就这么不经干这么快就解决了?我赶快放下手里的东西,迫不及待地要他们说说故事,越具体越好。接着,他们开始讲述了故事:一进去,就看见门口有摄像头,他们心里就开始发毛了,“惨了,这下让熟人看见了怎么办?”(自欺欺人,谁认识他们呀!)。进去了,点了二瓶啤酒说要壮壮胆,喝酒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等酒快喝完了,这些小姐都在跟前,他们一看傻眼了,怎么这么丑陋的一帮婆娘啊,这是世界著名的妓院吗?怎么个个的腰都跟水桶一样啊?据说,他们一看拔腿就跑,还振振有词,是我们嫖她们呢,还是她们要嫖我们呢?就这样,逛妓院的风流事成了名存实亡的事,后来去妓院的心没了,心死了,人也踏实了。哈哈。再后来他们又去men’s
club,据说那里漂亮妞多,身材也好,我自告奋勇地说,你们尽管玩,喝,到时候需要司机打个电话给我,我来接你们。钱嘛,尽管花,不要那种1块2块给小费的那种,找个漂亮妞到包间里专门跳private
dance尝尝滋味。可是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找到效劳的机会,苦闷!!也许背着我去过多少回了,我还在这里傻呵呵的呢?!

三八妇女节快到了,这是咱们女同胞的节日。我为什么写这样的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因为咱的经验是牵丈夫的绳子放得越送他越不可能跑掉,这就像是遛狗,你拉leash越紧他越要往前冲,你不用leash,
他反而乖乖地回来,和你一起并排前进,这是一个道理。所以作为妻子,女人,让你的男人充分去体会一下做自由男人的快乐对家庭的幸福未必是一桩坏事。自从和老公谈恋爱以来,也就和他的一些兄弟成了多年的好朋友,这么多年来,我亲眼目睹了一个曾经是风趣幽默非常有男人味的哥们这二十多年来的变化,变得我不敢相信他就是以前那个他,因为曾经和他般配的老婆在婚后像防贼似地防他,让我这个旁观者也在为这哥儿们喊“冤”啊,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